您现在的位置: 新葡京网上娱乐>事业发展
     新闻聚焦
     煤炭产业
     东华公司
     事业发展
     煤化工
     电铝产业
     贵州能化
     未来能源
     榆林能化
     中垠地产
     东华建设
     东华重工
     驻外机构
事业发展
 
【倡家风 沐书香】③李娜:我的父亲
2018-03-05

我 的 父 亲

社区管理中心 李 娜

有人问起我的偶像,我回答说,我的偶像就是我的父亲。

都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。在十二岁前的我看来,上辈子可能欠了父亲太多的人情。那时的我,想象力丰富,胆量惊人,所有奇怪的想法都能付诸现实,我自然成了皮孩子。而父亲管教我的尺度也很有弹性,有时是巴掌,有时是扫帚,有时是晾衣架,总之不会是太硬的物件。后来我有了弟弟,在弟弟一个多月时母亲查出了肺癌。快半岁时,母亲病重,姑姑把弟弟接去枣庄照顾,父亲也在单位请了长假,专职照顾母亲。

那些日子总是在夜深人静时才会想起,苦涩又甜蜜。

为了给母亲看病,家里早已花光了积蓄,父亲一直借钱坚持给母亲治疗。在医院陪护,为了节省床位费,即使大冬天的晚上他也是把硬纸箱铺在医院地上打地铺陪护,直到现在,父亲还是有天凉就腰疼的毛病。那时母亲每天都醒的很早,我记得有天下了一夜的大雪,积雪没过了脚腕,母亲四点多醒来就说饿了,当时的天黑蒙蒙的,父亲二话没说转身就出去了,一个多小时后,父亲高兴的推开门从怀里拿出了热腾腾的包子,只是额头上还挂着微微的汗珠,裤子擦破了,手也擦破了皮,问他怎么了他说没事。后来才知道,原来是那天下大雪天又黑卖早饭的都没出摊,父亲沿着大路边挨家挨户的找,雪太深,根本看不清路,走的急没留神滑倒了好几次。还记有天母亲特别想吃家里包的韭菜水饺,经过商量我俩决定亲自给母亲包水饺,父亲买来韭菜,他调好馅子、和好面后我俩一起包水饺,本就动作不娴熟的他还要边包边教不太会的我,不记得包了多少,只记得包了好久,包完有好多水饺和我当时的手掌一样大,母亲吃到水饺时已经天黑了,她吃的时候笑得是那么甜蜜又幸福。

后来出院在家治疗,父亲每天坚持给母亲擦身子,翻身做按摩,还改良了家里的床和沙发可以方便母亲坐起来吃饭。再后来母亲不能自理了,他陪在床边每天给母亲喂饭喂水,清理大小便,给母亲说话。一年多之后,母亲还是离开了我们。我记得那一夜,家里只有我和父亲,月亮特别亮,亮得让人以为是乌云遮住的太阳,却并没有一丝的温暖。

母亲走后,父亲接回了弟弟,从那以后,父亲再没打过我。

生活还要继续,我的青春期也如约而至。我记不得父亲生气颤抖的双手,想不起有多少次声嘶力竭的争吵。这样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。再多的色彩,也拖不住它远去的步伐。

转眼已是我谈婚论嫁的时候,父亲在我的婚恋问题上,持最大的开放态度。父亲只是一遍遍告诉我:在结婚之前,你们都有选择和被选择的权利,我尊重你们的决定。

我结婚之后,他再也没有说过这句话。

身边时有年轻夫妻离婚的消息,往往是幼子无人顾,老人多争端。我和爱人每每感慨,正确的婚恋观,对家庭和谐的重要性。

我爱人跟我说起过一件事情。当时我临产,爱人和父亲,奶奶在医院食堂吃了一顿中饭,奶奶去洗手的功夫,两个菜上来了。父亲跟奶奶说菜是爱人特意点的,冬瓜丸子清淡好咬,适合老年人,辣子鸡丁给父亲下酒。爱人后来跟我说,菜本来就是父亲点的,言传身教,这是他认识得最深刻的一次。

父亲在教育方面,从来不设任何约束条件,这也是缘于上一辈传下的对知识的尊重。弟弟今年高三,我和爱人经常会跟父亲去学校探视他。父亲从不提前通知,远远地绕着教室走动,不停抬头低头,寻到后窗的角落,静静地站着,看着,等着弟弟下课,带他出去改善下生活。我看着父亲,仿佛我回到了那间教室。外面的父亲,一如现在这样,眼神中的爱意缓缓流淌。

有些事,只有自己做了父母,才能理解。

印象中的父亲,肩膀宽阔,身子挺拔。我和爱人带着儿子来看姥爷,突然发现,他的身子显得有些单薄,身姿已抗不住岁月的累压。我很想有个人能陪伴父亲,曾经认真劝过父亲一次:这么多年,你就别再委屈自己了。父亲低了一会头,泯下一口酒,只说了一句,曾经沧海难为水。

父亲唯一的不良嗜好,便是烟酒。每当我们一家人老小聚在一起,父亲总要多贪半杯。我和奶奶红脸白脸一起唱,在几钱酒的问题上和他争辩不休。父亲仿佛特别喜欢这种氛围,在不真不假的吵闹和又急又笑的谈论中,嘬下一口酒。微醺的双眼,闪着欢动的光芒。这一刻,他是有母亲的儿子,有儿女的爸爸,有孙子的外公。

感谢我的父亲,感谢所有这样的父亲,以身作则教育自己的子女,树立正确的人生观、价值观;感谢他们上赡老人,下饴儿孙,支撑起一个个幸福安康的家庭;感谢他们在各行各业担负着责任,成就一个和谐的社会。

(在全国第五届“书香三八”读书活动中获征文优秀奖,在事业发展公司“智慧女性•书香家庭”读书征文活动中获一等奖。)